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全国残疾预防日|中国单侧听力损失人群或上亿,专家呼吁关注发表时间:2021-08-26

2021年8月25日是我国第五个全国残疾预防日,为进一步宣传普及残疾预防知识,加强残疾预防,促进全民健康发展,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开展了以“人人享有听力健康之单侧聋干预的必要性和干预方案选择” 为主题的线上科普活动,该活动由声佗医疗公益基金提供支持并在网易新闻客户端进行全程直播。

本次科普活动由美国Salus大学临床听力学博士田岚主持,并邀请到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龚树生,及解放军总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博士、副研究员、听力中心主任,听觉植入中心副主任冀飞两位专家,与大家一同探讨单侧聋干预的必要性和干预方案选择,传播听力保护知识。值得注意的是,超350万名听力医护人员、康复人员及网友参与了此次直播。

001.png

(图为:美国Salus大学临床听力学博士田岚、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龚树生、解放军总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博士冀飞直播分享)

在现实生活中,单侧听力损失的患者通常是不为人知的,按照听力残疾的评定标准,两只耳朵中较好的一只耳朵的平均听力损失超过40dB属于听力残疾,因此更没有人会把他们和残疾划等号。那么,为何单侧聋干预的必要性却十分重要?

龚树生教授表示,“据此前的调查,美国每年都会新增60000名单侧耳聋患者,如果按照美国的单侧听力损失患病率7.2%来推算的话,目前,我国大概有1亿左右的单侧听力损失人群,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庞大群体。如果能通过日常科普教育,唤醒大家对单侧听力损失的重视,提高全民听力健康意识,做好提前预防工作,才能有助于听力损失的早期发现和早期干预,把单侧或双侧听力损失造成的后果降低到最低。”

事实上,单侧听力损失的发病原因也各不相同。龚树生教授介绍道,“这分为先天性与后天继发性,先天性单侧听力损失可能与遗传因素、孕期因素、环境因素等有关,如先天性小耳畸形等;后天继发性单侧听力损失常见的原因则包括听神经瘤、突发性耳聋、头部钝挫伤,以及美尼尔氏病。”

其中,关于听神经瘤,冀飞博士补充道,“近年来,听神经瘤的发病年龄越来越年轻,选择手术摘除的患者也越来越多,还是有部分患者在听瘤术后,听力丧失且人工耳蜗也无法起到有效作用。如果不及时对他们的听力进行有效干预的话,单侧耳聋会对他们的学习、工作、和家庭生活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目前,多数听损人士都还没有意识到单侧耳聋潜在的危害,他们总认为还有一只耳朵是好的,能听到声音就行了。事实却不是如此,由于单侧耳聋听损人士只能依靠一只耳朵来听声音,他们没有办法来辨别声音的方向;尤其,在一些复杂的声学环境中,想要听清楚其中某个人的讲话声,也是十分困难,还会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长此以往,工作和生活精力也会分散,患者会逐渐失去自信,出现焦虑、抑郁等困扰。

从两位专家的讨论中得知,单侧听损是没有办法医治的,只能进行听力干预。目前,对于单侧听损较重的,有几种干预方法可以选择,包括:CROS+气导助听器、电子耳蜗、骨导助听器、牙骨传导助听器等。对此,两位专家都表示,“CROS+气导助听器、电子耳蜗、骨导助听器三种干预手段或多或少存在手术风险大、价格高昂、音质欠佳、佩戴不适等不足与痛点,干预手段的可选性依然不多。”

直播过程中,龚树生向大家介绍了一款最新的骨导助听器——牙骨传导助听器 ,它无需手术,价格是手术的三分之一,并且佩戴隐蔽舒适度高。此前,在美国某项研究中表明,在专家实验的七款骨导助听器中,以牙骨导的频率响应曲线表现最佳,尤其是在高频范围的表现最突出。作为全新的单侧耳聋干预方案,瞬间引起了直播间网友们的浓厚兴趣。

此外,据了解,牙骨传导技术是将微型换能装置佩戴在上颌磨牙上,将声音振动信号直接通过颅骨(与上颌磨牙紧密相连的牙槽骨本身就是颅骨的一部分)传导到耳蜗,中间没有皮肤和软组织的吸收和衰减,保证了自然而清晰的音质,尤其是保留了对方向辨别和噪声环境下语言识别极其重要的高频信号,是目前唯一无创的直接骨传导技术,听力效果媲美外科植入式骨锚助听器。

002.png

(图为:牙骨传导听力系统产品)

主持人田岚博士也对牙骨传导听力系统产品给予肯定,“除了单侧耳聋患者可以使用牙骨传导助听器以外,部分传导性听力损失不适合戴气导助听器的患者,如患有先天性耳道闭锁、迁延不愈的慢性中耳炎等,只要有一个耳蜗工作的患者,都可以使用牙骨传导助听器。希望有更多的听损人士,有机会去试听一下牙骨传导助听器。”

预防大于治疗。 当前,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人口流动频繁,工作节奏较快,以及交通事故等社会环境因素的影响,都增加了听力残疾发生的风险。因此,听力残疾预防覆盖全人群和全生命周期,可以说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残疾预防需“从我做起”。



Tel:400-668-6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