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爱耳日我们和世卫专家聊了聊首份《世界听力报告》,全球近25亿人将有某种程度的听力问题发表时间:2021-04-09

2021年3月3日是全国第22次爱耳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有史以来首份《世界听力报告》。


“到2050年,全世界近25亿人(即四分之一的人)将有某种程度的听力问题。如果不采取行动,其中至少有7亿人将需要获得耳科和听力保健以及其他康复服务。”这份报告开头就提出警告。


结合这份报告的警示我们该如何应对?健康时报记者和包括翻译这份报告的中国专家在内,几位知名国内耳科疾病与听力损失的专家聊了聊。


爱耳日我们和世卫专家聊了聊首份《世界听力报告》,全球近25亿人将有某种程度的听力问题(图1)

在世卫组织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合作中心奋战近三十年的卜行宽教授。尹薇摄。


一半以上听力损失是可以预防和干预的


“我现在也成为了听力障碍的一位患者。”卜行宽幽默地告诉记者。今年已经八十多岁的他已经从事临床五十多年,和世卫组织开展合作也已经近三十年。听力也随着年龄不断减退。但佩戴助听器之后,非但可以和记者交谈自如,而且相对隐形的助听装备也并不容易被人觉察。


作为主持翻译这份报告的世界卫生组织(WHO)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合作中心中国专家,江苏省耳科疾病与听力障碍诊治中心主任、江苏省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主任医师卜行宽直接的感受是:“这份报告的措辞是比较强烈的!”


他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报告对于“患有无法解决的听力损失和耳部疾病的人数”用了“无法接受”这样的字眼,而且呼吁“各国政府必须采取行动,将以人为本的耳朵和听力保健纳入国家卫生计划,以实现全民健康覆盖”,这并不多见。“主要还是因为研究显示,一半以上听力损失是可以预防,很多还可干预。”


“不仅仅老年人,很多人群都可以进行干预。比如儿童也很显著。当年上海最早成立了儿童听力筛查中心,由现任第九人民医院院长吴皓教授担任首任主任的团队,开始探索新生儿听力筛查。”


2001年,这个由上海率先启动的新生儿听力筛查项目还颁布了《新生儿听力筛查和诊治方案》,标志着我国由政府主导、专家推动的新生儿听力筛查项目正式启动。孩子一出生,在产房就进行听力筛查,筛出后马上给予助听器、人工耳蜗等干预治疗。


这个方案被推向全国——2009年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颁布《新生儿疾病筛查管理办法》;卫生部组织召开全国新生儿疾病筛查专家研讨会,成立“新生儿疾病筛查听力诊断治疗组”,而后又发布《全国新生儿疾病筛查工作规划》。2009年,这个“适合发展中国家的新生儿筛查模式”在加德满都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被盛赞,和吴皓一起应邀介绍中国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做法并推广中国模式的另一位中国代表,正是卜行宽。


爱耳日我们和世卫专家聊了聊首份《世界听力报告》,全球近25亿人将有某种程度的听力问题(图2)

吴皓教授正在为植入人工耳蜗患儿调试机器。奚荣佩摄。


即便是棘手的单侧耳聋,现在也能解决。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听力中心负责人冯艳梅阐述了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以往传统的治疗方式风险较大且费用昂贵,然而,以声佗医疗研发生产的SoundBite®/品音®牙骨传导听力系统为代表的牙骨传导听力系统是通过牙骨的振动,带动颅骨和内耳振动,最后刺激听神经,其最大优点是不需要手术,自然就不会有手术的风险和伤口的感染。其次,在外形上,也没有打在颅骨上的钉子,只是佩戴一个小小的耳背机,成年人佩戴十分舒适,并且价格较低。在临床效果中,牙骨传导听力系统表现突出。”


“这个年过下来,我和自己手术前差别比较小。吃饭时也能听清亲朋好友们在说啥。”一度担心听不清而不敢聚会吃饭的王华医生很高兴。王华庆幸自己手术后就接触到这个最新技术。但并非所有人都这么幸运。


因此这份报告显示“需要采取及时的措施来预防和解决整个生命过程中的听力损失”,“投资于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措施将使听力受损的人受益,并为社会带来经济利益。”


“但和眼视光领域相比,我国听力师仍然相当紧缺。”卜行宽表示,这也是需要国家政策大力扶持的部分之一。


“未来,预防听力损失,应该和预防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慢病一样,形成一套规范。”卜行宽表示。比如不推荐到非专业机构采耳,掏耳朵等操作,佩戴耳机注意调节好音量不要最大,为最大音量的60%等。“关键是每个人要及时发现听力问题,单侧耳聋就诊不要超过三天最好当天就去,发生听力损失不要到了好几年后实在不行了才想到佩戴助听器,而应该及时求助专业医生,及时减缓听力损失,并根据情况使用最合适的预防和治疗方式。”


中国人听力问题有多严重?至少2.2亿人听力减退


“很多健康日都是国外引入,但爱耳日却是中国创造后,走向了世界。”作为承担这份报告的中文版的世界卫生组织(WHO)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合作中心主任、卜行宽教授对爱耳日的由来如数家珍。


上个世纪80年代,我国就进行了第一次残疾人抽样调查,调查显示听力语言残疾有1780万人。2006年我们国家组织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最后抽样调查数据结果是2780万。中国有听力语言残疾人为残疾人总数的首位。


上个世纪80年代,我国就进行了第一次残疾人抽样调查,调查显示听力语言残疾有1780万人。2006年我们国家组织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最后抽样调查数据结果是2780万。中国有听力语言残疾人为残疾人总数的首位。


“这里需要明确的是,WHO对听力残疾的定义是成人更健康的那一侧耳朵在500~4 000 Hz 纯音听阈的平均值≥41 分贝,但其实同一频率平均值超过26分贝就算是听力损失了。”卜行宽教授介绍,2006年后没有做过大规模的流行病学调查,但《中华耳鼻喉科》杂志按照世界卫生组织调查的方案推测十年后,也就是2016年,中国的听力残疾人接近7000万,有听力减退的人有多少?这样推算可以达到2.2亿。”


而根据WHO2000~2016年疾病负担和死亡率估计,听力残疾在残疾调整生命年排名第14位,在带残生存年排名第2位。WHO 和世界银行2016年估算,全球经济每年要对未处理的听力问题付出7 500亿美元的高昂代价。


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指出,“我们的听力非常宝贵。听力损失若不治疗,会对人们的沟通、学习和谋生能力产生严重影响,。这份新报告阐述了听力问题程度,并提供了循证干预措施。我们鼓励各国作为全民健康覆盖的一部分,将这些措施纳入本国卫生系统”。


爱耳日我们和世卫专家聊了聊首份《世界听力报告》,全球近25亿人将有某种程度的听力问题(图3)

牵头翻译报告的卜行宽教授和主译报告的团队成员向健康时报记者介绍报告全文。尹薇摄。


单侧耳聋同样令人沮丧


“不管是哪一种流行病学调查,统计时,都是针对相对较好的那一侧耳朵听力,有可能忽略特殊的群体——单侧聋患者。


作为外科医生,王华(化名)却因为罹患听神经瘤切除后成了单侧听力障碍患者。作为职业生涯正当年的骨干,王华每次在手术都难以听清同事的交谈,开会只好专门坐在发言人固定那侧,好让听力仅存的那一侧耳朵对着声音来源,避免遗漏需要记录的工作要点,尤其是病案讨论。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李蕴教授表示,“好耳正常或接近正常听力,另一侧(差耳)重度或极重度听力损失。”他指出,造成单侧性耳聋的原因有先天性和后天性之分,先天性大多病因不明。而在后天性方面,常见性的是突发性耳聋,一侧耳聋突然没有听力,严重的话就达到了单侧聋的标准。还有包括单侧听神经肿瘤或听神经肿瘤切除术后,导致单侧聋;以及类似头部外伤、梅尼埃病、迷路炎、病毒感染等原因。


李蕴透露,单侧聋会产生一系列的危害,包括双耳抑噪效应丧失;双耳声源定位能力丧失;双耳总和效应丧失;头影效应无法消除。这对于日常生活交流、社会交往能力、生活质量都会受到影响,还会产生心理情感障碍。


他坦言,“如果长时间这样,没有信号的刺激,这一侧的听觉言语提取功能减退,会造成实质性的听觉剥夺。功能区会被其他更发达的功能区占领,造成永久性的听力损伤。”


然而,面对单侧耳聋患者的迫切需求,几乎找不到一款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目前,临床上单侧聋的治疗方法药物治疗基本无效,并且人工耳蜗、对传式助听器、眼镜式、软带式骨传导助听器都存在相对的不足和痛点。李蕴表示,切忌盲目使用助听器。


责编:张彦婷

主编:徐婷婷

校对:谭琪欣


健康时报


Tel: 400-668-6768